新闻频道首页 | 昌乐新闻 | 文化·文学·故事·风物 | 潍坊新闻 | 山东新闻 | 国内新闻 | 社会万象 | 国际新闻 | 娱乐追踪 | 热点专题 | 曝光台 | 点击此处发布!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昌乐新闻网 > 社会万象

北京“动批”一代谢幕 商户将迁至燕郊天津等地

发布:2017-12-1 14:49:32  来源:转载  浏览次  编辑:佚名

  原标题:动批一代谢幕

11月29日,北京东鼎市场,一家已经经营十多年的服装店的店员合影留念。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当天就要离开北京前往天津玉兰庄,在那里的店铺开始新生活。11月30日,“动批”商圈最后一家市场“东鼎”闭市。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北京东鼎市场,一家已经经营十多年的服装店的店员合影留念。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当天就要离开北京前往天津玉兰庄,在那里的店铺开始新生活。11月30日,“动批”商圈最后一家市场“东鼎”闭市。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在东鼎经营女装店二十多年的老李在他的金杯前抽完一支烟,没再看一眼这栋楼,上车奔向燕郊的方向。

  11月30日下午两点,随着疯狂的叫卖声渐渐落下,北京东鼎市场正式闭市,标志着由12大服装市场组成的“动批”商圈正式告别历史舞台。

  东鼎市场建于1998年,是“动批”商圈的第一批市场之一。北京“动批”商圈形成于上世纪80年代,最初起源于一批路边服装摊位,历经30多年,聚集了12家市场,整个地区市场建筑面积约35万平方米,摊位数达1.3万个,日均客流量高峰时可达六七万人,曾是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

11月29日,北京东鼎市场,一家店铺的店员正在进行闭市前的促销。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11月29日,北京东鼎市场,一家店铺的店员正在进行闭市前的促销。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北京东鼎市场,一家店铺的店员正在推销商品,手中整理着近年流行的国际品牌标签。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北京东鼎市场,一家店铺的店员正在推销商品,手中整理着近年流行的国际品牌标签。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北京东鼎市场,年轻女店员向顾客推销商品。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11月29日,北京东鼎市场,年轻女店员向顾客推销商品。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30日,北京东鼎市场,叫卖的店员。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11月30日,北京东鼎市场,叫卖的店员。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东鼎市场里的商户来自全国各地,其中许多人十多年前只身来到北京时只有十几岁,一无所有,从动物园附近的街边摊开始挣到第一桶金,在北京买房、成家并育有几个子女、开第二家商铺。东鼎里一间不到10平米的小店面常常负担着一家几口人的营收。

  2014年,北京出台了全国首个以治理“大城市病”为目标的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要求在核心区严格禁止制造业、建筑业、批发业等。2015年1月11日,位于“动批”的天皓成市场作为首个整体撤市的市场闭市。随后两年多时间里,动批地区的服装批发市场陆续摘牌、腾退闭市,先后疏解了聚龙、惠通永源、四达、万容天地、众合、世纪天乐等市场。

  “动批”最后一天的到来,在很多商户眼里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闭市后,他们将去往北京大红门、河北燕郊、天津,也有人选择前往广东继续打拼。

东鼎市场,甩货促销的提包。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东鼎市场,甩货促销的提包。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二层,商家正在打包发给客户的服装。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二层,商家正在打包发给客户的服装。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 11月30日,东鼎市场,一家鞋铺的墙面上贴满了快递的标签。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11月30日,东鼎市场,一家鞋铺的墙面上贴满了快递的标签。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地下一层,关闭的商铺。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地下一层,关闭的商铺。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 11月29日,东鼎市场,30岁的丽丽在自己家的摊位上。她和母亲来自辽宁葫芦岛,已经在这里打拼了10年。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东鼎市场,30岁的丽丽在自己家的摊位上。她和母亲来自辽宁葫芦岛,已经在这里打拼了10年。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东鼎市场,一名导购员看着平板电脑。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11月29日,东鼎市场,一名导购员看着平板电脑。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东鼎市场,一名女店主腿上缠着毛衣取暖。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11月29日,东鼎市场,一名女店主腿上缠着毛衣取暖。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东鼎市场,48岁的邵玉玲在收摊,在考察过周边几个市场后,这次她决定离开北京。邵玉玲是安徽阜阳人,2000年来到北京后一直在这个摊位做家纺生意。邵玉玲的女儿跟她一起在北京生活,两个儿子因无法在京高考都在老家上学。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东鼎市场,48岁的邵玉玲在收摊,在考察过周边几个市场后,这次她决定离开北京。邵玉玲是安徽阜阳人,2000年来到北京后一直在这个摊位做家纺生意。邵玉玲的女儿跟她一起在北京生活,两个儿子因无法在京高考都在老家上学。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二层,梦梦坐在打包好的行李箱上,等待和同事出发前往位于燕郊的东贸国际服装城。今年20岁的梦梦3年前从河南信阳来到北京,经人介绍来到动批做导购,现在月收入过万。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  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二层,梦梦坐在打包好的行李箱上,等待和同事出发前往位于燕郊的东贸国际服装城。今年20岁的梦梦3年前从河南信阳来到北京,经人介绍来到动批做导购,现在月收入过万。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 11月29日深夜,一家商户准备连夜将货物打包送往第二天即将在东贸国际服装城开业的新店。店员大鹏(化名)忙完今晚将告别这份工作,准备先回老家歇歇。 中国青年报 郑萍萍/摄  11月29日深夜,一家商户准备连夜将货物打包送往第二天即将在东贸国际服装城开业的新店。店员大鹏(化名)忙完今晚将告别这份工作,准备先回老家歇歇。 中国青年报 郑萍萍/摄 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对面,一家商铺的店主准备和同去东贸国际服装城的商户一起离开。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  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对面,一家商铺的店主准备和同去东贸国际服装城的商户一起离开。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

  晚上19点半,已经超过了市场规定的关门时间,前来扫尾货的顾客却还在源源不断地涌进月月工作的服装店。“这个架子的衣服全部5块” “大衣100元,毛衣都纯羊毛的,30元甩了啊”,这个28岁的东北姑娘站在木头台子上,一边吆喝着,一边把店里最后一件羽绒服从模特身上的脱下来递给看中的顾客。

  动批闭市后,这家店将搬迁到丰台区南四环附近的大红门市场。从老家独自来北京、在动批前前后后已经工作五六年的月月,却没有想好是否要跟着过去。“也可能去燕郊吧,那边的市场有朋友在。”月月从卖场最后的忙碌中停歇下来,坐在收银台前,看着扫货的人们。收银台上的点钞机贴上了一张白纸,写着“100元”。“真的有点儿舍不得”,忙了一整天的月月,睫毛膏已经在下眼睑晕开了一点儿,“就好像你搁家(在家)住习惯了,再让你去别地方,肯定不行。”

  东鼎门口,拎着黑色塑料袋的人流进进出出,门口的小三轮排着队,等待着乘客。这种景象在动批并不罕见,只有突然的几刻休憩让驻扎在东鼎20多年的老李突然感到,动批的日子真的结束了。他也来自东北,在这里经营着一家女装店,这一次将整体搬到位于燕郊的东贸国际服装城,大部分货物已经跟着货运公司运到新的店里了。“舍不得能咋地?还不是都得搬。”在他的金杯前抽完一支烟,他踩灭了烟头,没再看一眼这栋楼,上了车,奔向燕郊的方向。

  和动批告别,在一些人看来却也是新生活的开始。在东鼎干了20年、拥有两家女装店的李丽正打算趁这个机会回河北秦皇岛老家养老,“干了这么多年,终于能休息休息了。”儿子目前在国外读书,她和丈夫准备在这最后两天把余货都卖掉。

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门口,商户将货物搬上货车。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11月29日晚,东鼎服装市场门口,商户将货物搬上货车。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 11月29日晚11点,东鼎服装市场门口,即将运走的货物。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11月29日晚11点,东鼎服装市场门口,即将运走的货物。 中国青年报 王婷舒/摄 11月30日,“动批”最后一家市场“东鼎”闭市。路边等待撤离的商户。 中国青年报 郑萍萍/摄11月30日,“动批”最后一家市场“东鼎”闭市。路边等待撤离的商户。 中国青年报 郑萍萍/摄 11月30日,东鼎市场外的快递车。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11月30日,东鼎市场外的快递车。 中国青年报 赵迪/摄 11月30日,东鼎市场外等待运走的货物,10月闭市的“世纪天乐”市场外墙上悬挂着“疏解整治促提升”等标语。 中国青年报 郑萍萍/摄  11月30日,东鼎市场外等待运走的货物,10月闭市的“世纪天乐”市场外墙上悬挂着“疏解整治促提升”等标语。 中国青年报 郑萍萍/摄

  29日晚上9点多,东鼎市场里的电梯停止了滚动,地下一层的一个个店铺门前挂起了花色各异的布帘,没被遮掩住的店铺里还能看到鞋子和衣服歪歪扭扭、零零落落地陈列着。手写的“甩卖” “最后一天”告示随处可见。几个快递员抓紧时间打包发往全国各地的商品。

  “哎哎,这个得拿着!这是老板最爱的摇钱树。”二楼转角一家比较大的店铺里,梦梦和店里的几个小伙子还在收拾店里的物品,把次日发给客户的服装打包。他们位于燕郊东贸服装城的新店第二天就要开门迎客了,今天收拾好后将直奔燕郊的“新家”。

  3年前,梦梦从河南信阳来到一直向往的北京,在万通商城门口摆过几天摊。后经人介绍,来到动批应聘导购,老板毫不犹豫许诺的5000元工资让她从此在这里扎了根。她将跟随新店搬到燕郊,已经在市场旁边提前找好了租住的房子。

  第二天,梦梦需要五点起床准备开张,这个今年20岁女孩的语气中透着疲惫,讲话时,印着“脾气极差”和“性格极好”的耳坠一摇一摇,“没事儿,我睡一觉就好了!”

  货车一辆接一辆停在东鼎门口。据天气预报显示,这一天是北京下半年来最冷的一天。三个打扮时尚的年轻的女孩,拎着黑色的塑料“购物袋”有说有笑地走出东鼎。其中头发最长的高个儿女孩停下脚步,放下袋子,举起手机对准四周,原地转了一圈。“再见啦,东鼎!” 她仰起头,喊了一句。回过头,和同伴一起钻进了在门口等待的三轮车。

责任编辑:时鑫

文章关键词: 东鼎 动批 谢幕 我要反馈 保存网页
点击进入新闻中心
网友评论 (不代表昌乐热线观点,仅供参考!)
评论加载中...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用户帮助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广告投放 - 留言反馈
Copyright © 2007-2014 CL100.NET All rights reserved.